当时他抓到了一个神变期的武者

作者: admin 分类: 金祥彩票登录 发布时间: 2018-12-11 15:57
 
  既然已经确定了证据的真实性,那么这些证据就没有留着的必要了,反正无论如何,周乙乾父子,必须死!
  回到莲花山。
  杜仲刚走进办公室,就发现木老已经坐在了办公室的沙发上。
  那副模样,现在是在等他。
  “师父。”
  杜仲上前喊了一声,张口问道:“您和周家合作了?”
  从一开始,杜仲就觉得不对劲。
  周家上圣女出手杀死周辰君的时候,木老有能力阻止,却并没有出手。
  古慕儿出现的时候,木老有能力把人留下,但木老依旧没有出现。
  这其中,肯定有猫腻。
  这一点,也是杜仲敢让古慕儿跟着周家圣女离开的最大原因。
  “没错。”
  听到杜仲的询问,木老微笑着点点头,张口道:“这次的合作,为的是利国利民的好事情,所以暂时和解了,否则这周家又怎么敢让这个小女娃独自过来?”
  “恩,我明白了。”
  杜仲点点头。
  他知道,他不该多问。
  就算问了,木老也不会再继续说下去。
  不过,单凭想像,杜仲也能轻易的猜到,这一次木老跟周家的合作,即将要面临的会是什么。
  一个是不可知地三大世家之一,一个是连周家都忌惮的超级强者。
  能让他们合作的,又怎么可能是小事?
  “师父,我准备今天就让所有人都闭关。”
  杜仲张口说道。
  “恩。”
  木老点点头,张口道:“没问题,我已经准备好了。”
  “谢谢师父。”
  杜仲立刻感谢。
  “你的聚能阵布置得怎么样了?”
  木老问道。
  “还有一小部分,到晚上应该就能布置成功。”
  杜仲信心满满地说道。
  “好。”
  木老满意的点点头。
  决定了所有人的闭关时间后,杜仲立刻前往山洞闭关。
  因为只有木老一人守护的缘故,杜仲刻意的把众人闭关的地方,选择在了他自己闭关的能量石矿洞里。
  在其中,杜仲让人挖出了不少洞中洞。
  每人一个。
  除了洞中洞里有聚能阵外,整个山洞还覆盖着一个聚能大阵。
  而且洞中能量石环绕。
  在这种情况下,众人的提升速度,显然会更快。
  晚上。
  布置好山洞中的大阵,杜仲一刻也不迟疑,立刻让方庆山通知所有人,全部来矿洞门口集合。
  众人事先已经收到了闭关的通知。
  一个个匆忙的赶来,进入山洞。
  正式开始闭关。
  所有人进入矿洞,杜仲依照之前的方法,在矿洞口布置上一个幻阵,把矿洞完全掩饰了起来。
  木老,就在洞口守关。
  “师父。”
  布置完幻阵,杜仲才走上前来,在木老的身边坐了下来。
  “恩。”
  望着天空的月亮,以及那满天的繁星,木老轻轻应了杜仲一声,张口道:“坐下吧,为师给你说个故事,关于武林的故事。”
 
 
第一百一十四章 武林浩劫!
  “故事?”
  在木老身边坐了下来,杜仲才张口问道。
  “恩,应该说是武林中的一件秘辛吧。”
  木老点点头。
  闻言,杜仲眼前一亮,立刻摆出一副乖宝宝的模样,侧耳倾听起来。
  “那是四十年前。”
  木老轻轻吐了口气,说道:“四十年前的武林中,出现了一个绝世天才,一个震惊了整个武林,让所有人为之膜拜的天才。”
  “他在修炼中,进步神速,堪称恐怖。”
  “仅仅二十岁,就突破到了神变期,之后更是一路势如破竹,二十五岁的时候,就突破到了神变期大圆满,只岔一步就能突破到前所未有的境界,但是无论他如何苦修,想尽各种办法,已久无法跨出这一步。”
  听到这里,杜仲忍不住深深的吸了口气。
  二十岁神变期。
  二十五岁神变期大圆满?
  这是什么速度?
  要知道,杜仲现在这个岁数,别说神变期了,就连心化期巅峰都没有达到,而且还经历了那么多场的战斗,吃了那么多的奇果,才有这份修为。
  那个人,究竟是怎么修炼的?
  心中暗惊的同时,杜仲继续听木老说着。
  “那一步,让他觉得上天无路、下地无门,于是他走了另外一条路,一条歧途。”
  “为了提升实力,他开始修炼邪功,这种功法需要吸食人的精血,来助长自身的实力,为了突破到那个境界,他杀了无数的武者,在武林中引发了惊涛骇浪,那个时期根本没有人敢承认自己的武者。”
  “但是,即便如此,依旧还是有武者不断的被杀。”
  “直到后来……”
  说到这里,木老苦笑着摇摇头,补充道:“后来,大家才知道,此人从一开始就心术不正,从一开始修炼的就是邪功,因此才会有那么恐怖的提升速度。”
  原来如此!
  杜仲暗暗点头。
  如果是修炼邪功的话,倒有可能。
  虽然减掉了杜仲心中一大半的震惊,但杜仲却也明白,即便修炼邪功,要达到他那种恐怖的提升速度,也不是那么容易的。
  “武林是正。”
  “邪道为魔。”
  木老眯着眼,仿佛是在回忆当时的场景一边,张口道:“武林,绝不容许邪魔的存在,必须杀之。”
  杜仲附和着点头。
  这种人的存在,对武林本身而言,就是一大祸害。
  “后来,武林众人全力出手,对其展开围杀。”
  说到这里,木老停了下来。
  “结果呢?”
  杜仲立刻张口询问道:“死了吗?”
  “没有。”
 
  完全就是十恶不赦的大罪人!
  看完资料。
  杜仲手中劲气一震,直接把资料震成的粉末。魔头,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。”
  木老张口道。
  “我明白了。”
  杜仲重重的点头,眸中流露着坚毅之色。
  “唉……”
  木老抬头,望着那漫天的繁星,轻叹了口气,感慨道:“我们都老了,今后的武林,就看你们年轻一辈的了!”
 
 
第一百一十五章 华夏灵茶掀起狂潮!
  第二天,清晨。
  刚从修炼中转醒过来,杜仲就感觉到两股熟悉的气息,出现在了山脚下。
  “奇怪,他们又结盟了吗?”
  呢喃间,杜仲走出基地。
  在侧山的小山包上,见到了拖着一个行礼箱的仇东升,以及戴着眼睛,一脸笑意的马权。
  杜仲根本没有想到。
  在经历了青年武者比武大会之后,这两个人居然还会有所交集。
  “好久不见。”
  见到杜仲,马权微笑着说了一句。
  杜仲没有说话,反而把目光转向仇东升。
  “怎么,很好奇我怎么会和他在一起吗?”
  仇东升笑问。
  “什么事?”
  杜仲没有回答,反而直接张口问道。
  “没什么特别的事。”
  仇东升摇摇头,迈步走到杜仲身边,张口道:“我听说,周家圣女上了你这莲花山,最后还跟你一起下山了?”
  “恩?”
  杜仲双眼一眯,张口道:“你监视我?”
  “当然不是。”
  仇东升赶紧摇头,说道:“我们现在是合作伙伴,我怎么能监视你呢。我不过是听人说起,担心周家圣女来找你的麻烦,耽搁了我们的计划而已。”
  “最好是这样。”
  杜仲抿抿嘴,张口道:“那周家圣女来莲花山,只是要求带回她表哥,只不过最后被我拒绝了。”
  “原来是这样。”
  仇东升点点头,看向马权。
  只见,马权微微一笑,张口道:“既然没有什么事,我们就先走吧。”
  “好。”
  仇东升应了一声,张口补充道:“距离出发的日子没有几天了,好好准备吧。”
  “请!”
  杜仲摆出个请离的手势。
  仇东升和马权对视一眼,摇头轻笑着转身离开。
  俩人走后,杜仲才返回莲花山基地。
  另一边。
  “有没有观察到什么?”
  走在路上,仇东升转目看着马权,张口问道。
  他之所以带马权去见杜仲,就是为了让马权观察杜仲。
  在他们看来,杜仲是绝对不会跟他们说实话的,所以唯一的办法,就是让马权亲自出来观察,试图从中找到一些线索。
  “有,也没有。”
  马权眯了眯眼,张口道:“杜仲的表现很正常,但是一个不正常的事情,他却能表现得如此正常,显然这事一定不正常。”
  “什么意思?”
  仇东升疑惑道。
  “意思?”
  马权微微一笑,张口道:“这就意味着,周家圣女上莲花山这事,绝对不像杜仲说的那么简单。”
  “恩。”
  仇东升了然的点点头。
  虽然俩人都察觉到这事不简单,但除此之外,俩人却根本就没有其他的信息和线索。
  继续留守莲花山,不但得不到想要的线索,还极有可能会引起杜仲的反感,无奈之下,俩人只得无功而返。
  ……
  随后的几天时间里。
  杜仲一直在基地里修炼,华夏境内没有发生任何事情,反倒是美国那边,突然间就开始报道起关于灵茶的事情来。
  华夏灵茶!
  一个简单的商品名,在不到三天的时间里,就飞快的传遍了美国的大街小巷。
  事情的起因很简单。
  一个美国华侨,回到华夏之后,听闻灵茶的名声,自己也喝过并且觉得好喝之后,便买了一些顶级灵茶回美国。
  去看望一个癌症病人的时候,把灵茶当作礼品,送给病人喝。
  结果。
  竟然把病人的癌症给喝好了。
  这个消息的传开,几乎震惊了整个西医界,不仅仅是医生,就连病人的家属,甚至一些专家都赶来研究。
  美国西海岸!
  “茶?”
  “茶呢?”
  一大堆专家,拥挤着冲到了一个病人的家里,主人都还没同意他们进门,他们便是纷纷的开始发问起来。
  这些人的脸上,都满是怀疑。
  怎么可能?
  不过是华夏的一种饮品,竟然能治好癌症?
  虽然他们也觉得茶这种东西对人体健康有点帮助,但也不至于帮助这么大啊,况且华夏生产茶叶,其中大部分都是便宜的,大街小巷都有茶叶。
  茶水怎么可能有这么逆天的功效?
  “我是医药协会的会长,我叫威廉,请你把那种茶叶给我看看好吗?”
  “我是医疗研究会是副会长,我只需要茶叶的名字和品牌。”
  一众人,纷纷请求。
  而在这些高官的请求下,那名刚痊愈的病人,才把灵茶给拿出来,给众人看了一眼。
  得到了准确的商品名之后。
  这些高官立刻离开,纷纷出手,从各种渠道购买灵茶。
  灵茶一到。
  这些医界权威,立刻开始做实验。
  很快的,便发现这种茶叶是一种疗效型极强的饮品,不仅仅是癌症,一些根本查不出原因,无从下手医治的疑难杂症,都能被轻易的治好。
  一个个实验结果,接二连三的传开。
  而随着这些实验结果的传开,灵茶的功效开始广为流传,很快的就震惊了全世界的医学圈。
  世界上的医学,最著名的就是中医和西医。
  在西医来看,癌症是根本治疗不好的绝症,在中医也是如此。
  可是,灵茶的出现,却改变了所有人的看法。
  谁都不相信,简简单单的一个饮品,竟然能解决掉让人类苦恼了半个世纪的绝症。
  全世界的医学圈都沸腾了。
  相较于全世界范围,华夏国内更加的喧涌。
  随着消息的传开,华夏的网络很快的就再一次被灵茶给席卷了。
  在网络上,更是引起了极大的热议。
  更有甚者,直接在网上开始显摆自己常备的灵茶。
  有其一就有其二。
  从普通的茶粉,到顶尖的茶叶,都有人拿出来比拼。
  同时,也因为顶尖灵茶的名声,让那些拥有顶尖灵茶的人,着实的享受到了无数人的羡慕和嫉妒。
  当网络上议论得热火朝天的时候。
  坐在办公室里的杜仲,却对网上的消息,一无所知。
  稍微的查看了一下灵茶的销售状况,发现销售状况直线上升之后,杜仲便是满怀欣慰的回房继续修炼去了。
  ……
  第二天一早。
  “嘀嘀嘀……”
  杜仲刚梳洗完毕,裤兜电话就响了起来。
  “谁啊?”
  擦掉脸上的水渍,杜仲疑惑的从裤兜里拿出手机。
  只见,手机屏幕上闪烁着三个字。
  李金桦。
  “师叔?”
  惊疑一声,杜仲诧异的接起电话,喊了一声。
  “师侄,干得好的。”
  伴随着满意的大笑,李金桦张口道:“我果然没有看错你。”
  “什么?”
  杜仲一愣,张口问道:“师叔这是说什么呢?”
  “你不知道?”
  这下,李金桦倒是愣住了。
  “知道什么?”
  杜仲愕然询问。
  “灵茶啊!”
  李金桦苦笑一声,张口道:“你那灵茶都火到全世界去了,这么大的事,你不知道?”
  “啊?”
  杜仲一惊,立刻张口问道:“师叔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  “是这样……”
  李金桦哈哈一笑,张口道:“你的灵茶被人带去美国,治好了一个癌症患者,结果就吓到美国那边的医学专家了,经他们一实验,发现灵茶的疗效非常强,而且能治疗各种当今医学无法治疗的疾病,因此灵茶的名头很快的就在全世界各地传开了。”
  “这到也是个好消息。”
  杜仲咧嘴一笑。
  “何止是好消息?”
  李金桦哈哈大笑一声,张口道:“你这次可是真正的让咱们华夏,在全世界范围内扬眉吐气了啊。”
  “这是应该的,而且这灵茶本就源于古人先祖,我只不过是把他找出来,让大家知道而已。”
  杜仲谦逊地回道。
  “恩,能认清自己最好。”
  李金桦满意的点头应了一声,旋即又提醒道:“这件事现在闹得非常大,灵茶的名头也越来越盛,接下来你可能会接到来自各大媒体的采访,这一次面对的是全世界,我希望你能尽量的在采访中,多提一下我们华夏的中医,给中医打打气,涨涨威风!”
  “没问题。”
  杜仲一口应下,说道:“师叔,你就放心吧,我知道该怎么做。”
  说罢,挂断电话。
  “嘀嘀嘀……”
  李金桦的电话才刚挂掉,杜仲甚至都来不及把手机装进裤兜里,电话就再一次响了起来。
  “师父。”
  见到电话屏幕上显示的人名,杜仲立刻接通电话,恭敬的喊了一声。
  “恩。”
  那边,秦老满意的应了一声,张口道:“关于你这个保健饮品灵茶的事,我已经听说了,虽然咱们华夏中医一脉,本就独立于这世界上,有着外国人想像不到的强大力量,但是这种力量是源自于品性。”
  “是。”
  杜仲点头应是。
  “这一次,你的灵茶虽然能在国际上为我们华夏,为我们中医争脸,但是我希望你能切记,戒骄戒躁,继续努力!”
  说到这里,秦老才停了下来。
  “我知道该怎么做。”
  杜仲立刻应声。
  对于杜仲的品性,秦老自然也没什么好说的。
  又简单的提醒了杜仲几句之后,便挂断了电话。
  接完秦老的电话,杜仲长长的吐了口气,嘴角勾勒起一丝笑意。
  灵茶卖得好,他怎能不开心?
  而且,他做药品和灵茶,为的不就是宣传中医么?
  这一次,他做到的。
  不仅仅是在国内,更是在全世界范围内的宣传。
  对于这个突然而来的果实,杜仲非常满意。
  刚到办公室,准备查看一下网上的热议和灵茶销量的时候,两道人影突然就急匆匆的跑跑了过来,气喘吁吁的望着杜仲。
 
 
第一百一十六章 借风行个船!
  来人正是黄明进和张汉。
  “怎么了?”
  望着跑进办公室的两人,杜仲愕然问道。
  “杜,杜先生……”
  黄明进口干舌燥的望着杜仲,有些结巴地说道:“代理商们的订单都已经下爆了,订单都已经排到好几年以后了。”
  “恩?”
  杜仲眉头一挑。
  “而且,他们还全都发来了贺电,祝贺灵茶火爆的同时,还纷纷要求加签代理商合同。”
  张汉不禁苦笑起来。
  闻言,杜仲摇头苦笑。
  他自然知道黄明进和张汉的意思。
  这次,一个突然爆发的小事件,帮助灵茶在全世界范围内做了那么大的广告,灵茶不火得一塌糊涂才奇怪。
  而灵茶一火,这些代理商无疑会是最大的受益者。
  在这么大的诱惑之下,很难想像,这些代理商会不会囤积货物,然后在暗中以高价卖出。
  这样一来,灵茶的市场很有可能会被打乱。
  木老叹息着摇了摇头,说道:“从武林中人开始围杀他的那一天算起,此后十年的时间,整个武林都陷入了一场莫大的浩劫。”
  杜仲心头一动,仿佛是想到了什么。
  “他为了对抗武林,不断的杀人。”
  木老眼皮一抖,张口道:“杀人的同时,还广收门徒,试图称霸武林。”
  杜仲面色一变。
  这种人,还真是可怕。
  如果真的被他称霸了武林,那现在的世道恐怕就不是这个样了。
  那个时候,华夏还会是华夏吗?
  杜仲不仅自问。
  “而在他收的门徒之中,又有着号称六魔徒的六门。”
  木老转头看着杜仲,说道:“之前,你在漠北杀死的那个身上带着‘身’字令牌的人,就是‘身门’之人。”
  “身门?”
  杜仲挑眉询问。
  他清楚的记得,当时那个叫伏棋的家伙,就有着一身的钢筋铁骨,很难被打伤,最后使用的秘术更是恐怖。
  当时,杜仲也是撑了好久,才好不容易找到他的弱点。
  “没错。”
  木老点点头,张口道:“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,六魔徒。”
  “这六人,在他的指导下,都达到了巅峰的实力。”
  “最终,他觉得自己的实力和势力,足以对抗整个武林,足以称霸整个武林,所以他出现了,带着他的大军,开启了一场旷世大战。”
  “那一战,我去了。”
  木老想了想,张口道:“躲在军队里,保护国家的那个老家伙也去了。”
  杜仲一愣。
  他知道,木老说的是徐鸿儒的师傅,那个被称之为国家守护神的前辈。
  “那一场大战,足足打了十天十夜!”
  木老轻摇着头,说道:“大战之下,死伤无数,涂炭生灵,最终六魔徒和那个天才魔首全部战死。”
  闻言,杜仲松了口气。
  “可是。”
  就在杜仲松了口气的时候,木老又立刻张口补充道:“后来,我们才发现,他是假死。”
  “啊?”
  杜仲忍不住的惊讶出声。
  “虽然是假死,但他也遭受了非常大的创伤,短时间内根本恢复不过来。”
  木老张口道。
  “短时间内?”
  杜仲立刻抓住字眼询问。
  “恩。”
  木老点点头,张口道:“当时,我们大战中,六魔徒逐一被灭,最终剩下了他一人,而在所有人的围攻中,他却丝毫不惧,还在不断杀人。”
  “最终,我跟那老家伙一起站了出来,还有另外的几个人,都已经记不清了。”
  “在我们几人的联手下,对方根本讨不得好,虽然我们无法战胜他,但他也无法伤到其他人。”
  “当时,我们想着,只要把他的精血消耗一空,他就完了。”
  “果然,在我们的消耗中,他越打越急,一有机会就会对其他人出手,想尽各种方法吞噬其他人的精血,来继续战斗。”
  “也正是因为这样,他有了继续战斗的机会,同时也给了我们杀死他的机会。”
  “我记得,,那个武者知道自己要死了,为了为武林除掉祸害,他死死的抱住了那个魔头,甚至在魔头吸他精血的时候,他也狠狠的咬住魔头的脖子,反过来吸取魔头的精血。”
  “结果,惹怒了魔头,被当场分尸碎块!”
  “在此人的拖延中,我们几人同时出手,各自都用尽了全部的力气,所有的攻击全部都打在了他的身上。”
  “他死了,我们几人也虚脱了。”
  说到这里,木老苦笑着摇摇头,继续补充道:“可谁知道,等我们醒来察看之时,却发现他的尸体,只是一个血蛹!”
  “血蛹是什么?”
  杜仲立刻询问。
  “这是邪功中的一个保命法,跟普通武术中的金蝉脱壳,有异曲同工之妙。”
  木老解释了一局,才又说道:“原来,当时他拼着露出破绽也要吸取精血的目的,并不是为了延长战斗时间,而是把吞食来的精血,全部聚集在体内,被我们攻击之后,他立刻催动那些精血,凝聚成了一副跟他一模一样的躯壳,在躯壳的掩饰下,逃跑了,我们却都没有发现。”
  “原来是这样……”
  杜仲点点头。
  “不只是他,就连他手下的六魔徒,也全都跑了,都是借助血蛹。不过,他们虽然借助血蛹逃过一劫,但是我们对那一次的战斗非常有信心,况且他们还把吸收的精血用在了血蛹上,所以我们推断他在短时间内不可能恢复过来。”
  说到这里,木老才完全的停了下来。
  至此,杜仲也才真真实实的了解到了,当年武林中的秘辛。
  同时,也明白了那个一直让他感觉到疑惑的令牌的秘密。
  按照木老所说。
  那六面令牌就代表着魔头手下的六魔徒。
  也就是说,原来自己斩杀的,是六魔徒中的身魔?
  “那个伏棋,是六魔徒中的身魔?”
  杜仲有些不敢相信。
  那可是六魔徒啊?
  怎么这么轻易的就被自己杀了?
  “没错。”
  木老点点头,张口道:“当时,六魔徒都受了非常严重的伤,你遇见的事后,估计连一成都没恢复过来吧。”
  闻言,杜仲这才暗暗庆幸的点起头来。
  自己拼死击杀的身魔,竟然只有全盛时期的一成实力?
  虽然那个时候的杜仲实力还特别弱小,但那种程度的对比,也实在太夸张了。
  另外。
  杜仲也终于知道了,徐鸿儒的师傅到底是为何受的伤。
  那种伤势,看来也只有那个传说中的魔头,才能做到。
  那伤势,可是差点把徐鸿儒的师父给弄死啊,要不是刚好杜仲吞了龙阳果,又刚好学习到了上古医术的话,还真没办法治好。
  “对了,师父。”
  杜仲想了想,张口问道:“莫非,这次周家跟我合作,要我杀掉周乙乾父子的原因,也跟这个秘辛有关?”
  “不错。”
  木老点点头,张口道:“周家确定了,周乙乾、周玉柏、周辰君这三代人,都早已经投靠了那个魔头,所以必须斩杀!”
  杜仲点点头。
  果然是因为那个魔头。
  这样一来,杜仲也明白了木老为什么会同意,暂时跟周家和解。
  “放心吧,师父,这事就交在我身上了,绝不能让当今武林再陷入那种恐怖的大混乱。”
  杜仲一脸肃穆地说道。
  “恩,千万小心。”
  木老点点头。
  “不过,这么说来,我这次去埃及,还有仇东升那帮人,他们难道……”
  杜仲又继续询问。
  “就是那群人。”
  木老很肯定的点点头。
  “也就是说,这群人试图卷土重来?”
  杜仲皱眉问道。
  “按照时间来算,应该就在这几年了。”
  木老叹了口气,张口道:“只可惜,这几十年,我们一直找不到他们的老巢,只能冷眼看着他们行动。”
  “呼……”
  杜仲了然的点点头,深吸了口气,瞬间感觉压力倍增。
  “我之所以答应你跟他们去埃及,就是希望你能尽可能的探听一切有用的信息,这对我们阻止那个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

标签云